‖南璟‖

愿君未饮鸩,耀星辰于归

【叶黄】Different way(中)

雇佣兵叶x赏金猎人黄



———————————————————————————————



青年背对着他坐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稍稍佝偻着上身拄剑休息。若不是剑身反射出只有冰雨才有的幽幽蓝光,叶修完全认不出来那会是黄少天。有些清瘦的身形透过不整齐的衣服显露出来,蝴蝶骨凸形成的尖锐衣褶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狠狠地刺在了他的心上。

 

他从未见过黄少天这般模样。

 

青年听闻背后有动静,假装没有发觉,可全身的肌肉已经紧绷起来。他稍稍侧过头,眼角的余光却没有看见任何人。不是不想动,但他累到脱力,此时不想浪费任何一丝体力。

 

直到他听见后面传来闷闷的一声,似乎还带着点鼻音,“少天?”

 

梦里都不会听错的声音

 

黄少天的肩膀塌下去了,背部的肌肉一块一块泄了力。他终于转过头去,眼前却不是熟悉的被包裹在玄甲里的身影。那个人甚至比他还要狼狈不堪,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肩上扛着把造型诡异的伞。来人熟悉的淡然的眼神在此时却像是另一种嘲讽了。不知道是对叶修的嘲讽,还是黄少天的嘲讽。

 

“...老叶。”

 

“我在。”

 

来人仰起脸,给他挤出了一个有点丑的笑容。

 

黄少天素来引以为豪的嘴哑了火。

 

他内心确是气愤的,气叶修什么都不告诉他,气一代斗神就落得这个样子,更气自己对上了叶修的眼睛就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黄少天稍稍错开了眼睛,故作漫不经心地问出了这一句话。

 

当然有了!

这是叶修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我怎么能告诉你,让你担心我。

这是第二个。

那你又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个时间在这里?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你还好吗?

随之而起的这句话在内心叫嚣着,将刚才所有的想法都压了下去。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他看见黄少天一直游离的眼神定在了自己的身上,睫毛微颤带着水气。

这个骄傲的少年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却于短短几周内在他面前两次红了眼眶。

 

“我刚才遇上两队嘉世的人,他们说要杀你,所以我把他们灭了。”明明红了眼眶还硬撑着漫不经心地口吻,好像在讨论什么身外事,“不愧是大陆第一雇佣兵团啊,有点咯牙,所以我歇会。”

 

叶修心霎时一沉。黄少天已经知道了。在他还没想好怎么回应时,黄少天却自顾自地说下去了。

 

“是不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一切了?是不是觉得自己强大到无以复加了?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就永远都不会说?是不是...觉得我烦?”

 

说到这黄少天便停住了,扯了扯散落的额发,随即拄着剑站了起来。

 

“休息够了,我也走了。”说罢,不待叶修有任何反应,匆忙地向密林深处跑去。

 

他怕再多看一秒钟,就连跑走的力气都会失去。

 

前一天黄少天在辉夜城外碰到了两行神色匆匆的穿着嘉世制服的士兵。出于最近对于叶修的敏感,他有意地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当隐隐地听到了叶修两个字时,黄少天果断决定去潜行跟着他们。一路跟他们来到了这个丛林,关于嘉世的事也听了七七八八。每听到一点,他的心都会凉一截。当终于随着嘉世士兵来到了预定的埋伏点,黄少天的内心已经说不出是什么想法了。

 

他趁着两队人午间小憩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动手,准备把他们全灭掉。但意外地有人惊醒了。随即就是一场恶战。嘉世的实力很强,关于这一点他确实没夸张,尤其是他们的团队作战能力。纵然单打独斗时他有把握干掉所有人,可嘉世的人又不是傻子,能群殴绝不单挑。到最后他挥刀时手都在抖。大量的肾上腺素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能清晰地感觉到兵刃划开自己的血肉时的痛感。

 

这才两队就这么困难了,叶修可怎么办啊。

 

这是当时黄少天脑子里的唯一想法。

 

当他已经记不清杀了几个人的时候,膝盖蓦地一软,跪了下去。幸好此时已经没有站立着的人了。他躺在十六具尸体中间,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他看着天。大陆的天总是蓝的透彻,深邃却不见底,像是叶修的眼睛一样。

 

“妈的,老子第一次杀人就杀了这么多。”黄少天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草草地掩盖了掩盖了一下尸体又觉得体力被透支了,于是走了两步路找了块干净石头又坐了下去。

 

算是对得起老叶了。黄少天合上了眼睛。

 

一般人会为朋友惹这么大事吗?他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内心肯定有些非分之想。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这份对于强者的憧憬已经变成对于叶修的恋慕了,他自己也不知道。

 

啊,这种事情真的是烦死了。

 

叶修现在在哪呢?他还好吗?

 

黄少天知道叶修不愿意告诉自己是怕自己担心他。可是叶修不知道他随便糊弄一下自己反而更担心。

 

而且,那家伙一点也不擅长扯谎。黄少天愤愤地想着。眼神飘忽不定还摸鼻子,语气里也没了一贯的懒散,鬼才看不出来你在糊弄我啊。

 

所以当叶修出现时他的大脑全程处于当机状态。当黄少天听见背后有响动时第一个念头是嘉世的人找来了。那一瞬间他已经做好了自杀的准备。打不动肯定是打不动了,比起死在那些人手里还不如自我了断呢。

 

到时候老叶会不会知道自己是为他而死的?他开始胡思乱想。那倒有几分殉情的意味。

 

当他意识到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时突然觉得周身又有了几分力气。一个人或许还可以一战,说不定还能活到对着老叶炫耀一下呢。

 

可真正看到叶修后,他的一腔豪情全都轻飘飘的落了空。

 

老叶你给我走开啊!刚还做好了殉情的准备呢被你一搅这算啥啊!黄少天的内心咆哮。看到你这么狼狈的样子。心疼死了。

 

不过再想想,自己现在估计也好看不到哪去。他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叶修不愿告诉他了。他也不愿让叶修分神为自己担心。

 

所以黄少天在意识不是很理智的时候落下几句意味不明的话之后,被自己吓到了。

 

然后他跑了。

 

 

tbc.

——————————————————————————————

其实我个人一直觉得老叶对于嘉世太宽容了,所以写了个嘉逼叶反叶不得不反的故事23333

然后这个背景下大家都是普通人,并不存在什么职业圈和普通玩家一样的差距。嘉世兵团战斗力本身也是很强的,所以不存在很轻松解决战斗这一说。事实上,天天能正面刚十六个已经算超超水平发挥了。

因为喜欢他们更接近普通人一点的样子啦


他是人间的宝藏❤

【叶黄】Different way(上)

雇佣兵叶x赏金猎人黄


———————————————————————————————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前方的青年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只是哑着嗓子问了一句话。

 

叶修望着他的后背,原本闪耀到反光的铠甲此时蹭上了大片的血污和尘泥。青年最精心打理的披风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扯出一道裂口,仿佛也在嘲笑着叶修。叶修微微低下视线,似是不忍再看。

 

 

他无法回答青年的问题。

 

嘉世没有给他留下半点退路,倾尽全军之力灭杀他。若不是他提早察觉有变,跑了一步,此时早已不在了。然而只提前跑了一步,并不代表甩开了嘉世的追击。以他的红缨战矛却邪和几十场大大小小的流血为代价,堪堪从嘉世的视野里隐匿了自己的痕迹。接下来他便忙着一路逃遁一路修补增强自己的新兵器千机伞,挑着人烟稀少的地方打一些低智异兽装备自己。

 

 

所以他完全没有想到过,在一个只有哥布林和丛林蜘蛛的偏远山林里,会遇见黄少天。

 

 

蓝雨的剑圣和嘉世的斗神积怨颇深。这是世人的普遍观点。

 

 

其实这也不能算完全的缪传。毕竟在他们见面的所有时间里,有至少一半用来打架。

 

黄少天慕强,在还未成长为S级赏金猎人之前,他的努力目标早已不局限于同一领域的强者。正当时,嘉世兵团被雇佣去抵抗北地而来的入侵者。叶修提一杆长矛带队撕开对方的防守直攻主帅,一举将入侵者逼回北地。一战成名,从此斗神的名号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身形尚小却目标极高的少年立即对斗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于是在无数次提起此事后,队长魏琛终于同意在可能和嘉世有接触的任务里带上这个少年。

 

 

影龙生活在西部山脉的山腰洞穴里,白天鲜少出洞,夜晚也不过是在附近的山林中捕些野兽,是对人类相对无害的一种龙。出于某种未知原因,空积城外的一只影龙最近频繁骚扰边缘村庄,毁坏庄稼地。村里的人自然是苦不堪言,一来二去就决定贴个赏金榜,请求有人来解决了这只龙。而影龙最大的价值在于其双翼上的骨刺,硬度极高,可以铸造成短刃。嘉世便接了这么一个雇佣,叶修率人护送一位锻造师收集骨刺。

 

 

两队便这样在空积城的城郊相遇了。

 

 

赏金猎人和雇佣兵,说到底是一个性质的,拿钱卖命。而拿钱买命的这一行,说难听一点,叫做“龙蛇杂处”。彼此间的能力固然互有差异,在人格品行的持守上,更是良莠不齐。

 

 

所以当见到另一行人似乎奔着同一个目标而来时,两队人下意识地防范起来。魏琛一把把黄少天拽到他身后。“拉开距离”几乎同时从两位队长嘴里喊出来。而此话一出两队都是一愣,随即仔细看了眼对方。

 

“叶修?”魏琛撇嘴。

 

“哟,是老魏?”对面向这里挥了挥手。

 

听到叶修这个名字,小少年的血液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不顾魏琛的阻拦从他身后跳了出来,对着对面戒备尚未消除的一行人大喊:“谁是叶修!”

 

 

隔着几十码,为首的人面容并不清晰,但身姿无疑是极潇洒,下午的太阳从西边照来,从背后给原本黑黢黢的玄甲加上一抹光影。那人拄着一杆长枪,红缨随之飘荡,无疑是却邪了。

见到是魏琛后,对面恢复了原本的阵型,叶修脱队而出,径直向蓝雨走来。

 

“我是。”

 

 

几十码的距离似乎对他不过几步之遥,顷刻间叶修就站到了黄少天的面前。黄少天终于看清了斗神的脸,算得上是五官疏朗,却出乎意料地没有威胁感,眉眼间甚至稍稍有些颓然。少年身量未成,此时看叶修只能微微仰头,这个角度他毫无威慑力的面孔又与身形组合出了某种浑然天成的气场。

 

看眼前的小少年,头发略翘在头后竖着一撮,稍稍咬住下唇显得有些倔强。可眼神极亮,认真地端详自己。那浑然天成的斗神倒笑了。

 

“老魏,这小朋友谁啊,你徒弟吗?”

 

“那必须是我徒弟啊,”魏琛搭过黄少天的肩头稍稍向后扳,试图让他回到自己身边,“看也看完了是吧,我跟你说这人心可脏了,离他远点。”

 

 

可小少年丝毫没有听进去自己师父的“离他远点”,反而被来人一句话戳炸了,又迈向前一步,几乎贴到了叶修身上。“你才小朋友呢!你比我大很多吗你就说我!我跟你说我马上能接A级任务了!单独完成!厉害吧!你问问谁在我这个年纪可以单挑A级任务的!”

 

“得咧,小朋友还是个话痨。”叶修反而扯开嘴角一笑。“哥就可以。”

 

“滚滚滚。”魏琛在见面这几分钟再一次对当今斗神撇嘴。而黄少天却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是在接着自己的话说。他有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有人这么早就能接A级任务啊!

 

 

要知道A级可是仅次于S级的级别,虽说不会遇到那些坐霸一方大家伙们,但至少也是些制霸鱼塘的鱼塘王啊。比如这次的影龙难度系数就是属于AB级之间的一个任务,不过也是有在所有龙类中影龙其实一点都算不得强势的缘故。这样一个小龙就能把一座城搞得乌烟瘴气,可见A级难度系数有多高。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人,也太强了吧!

 

 

刚才被一打岔忽略掉的兴奋此时重新燃烧起来,小少年的周身似乎都突然充满了干劲。“叶修,你很强,我想和你打一场!”

 

“哈?”此话一出,叶修明显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这个小少年是想跟他约架的,马上推卸掉,“不约不约,那个啥,你看我这不是忙着任务呢。”

 

“那我们先打一场再做任务!”

 

“就这么想跟我打啊?”稍稍带点戏谑的语气。

 

“因为你很强。”小少年十分地坚定。

 

“先别说这个,你们来干什么的?”魏琛终于把黄少天拉了回来,“是来找影龙的?”

 

“要骨刺。”叶修倒是非常坦诚,让小少年有点怀疑这居然是斗神嘴里说出来的话。

 

“那正好,我们只要把它干掉就行了。”魏琛老奸巨猾一笑。“合作吧,反正最后都能拿到钱。”

 

“...你果然不会让自己吃亏啊。”

 

“怎么可能!”倒是理直气壮。

 

 

于是蓝雨和嘉世欣然合伙,一同进发。一路上小少年显然是兴奋过度了,连话都比平常多好多,一直缠着斗神问东问西。而斗神也是好脾气,丝毫没嫌他吵,有一说一还经常接着人话撩拨一下,搞得小少年连连炸毛。蓝雨和嘉世的一行人都看不下去了,自动给那两个人划出一片区域,到一旁聊天。

 

可惜直到任务结束两队分开黄少天也没有和叶修打一场的机会,倒是被那人逗了一路,满腔的不满。临走前冲对方喊了一句,“下次见面一定要和我pk!”

 

叶修看向小少年,浑身上下是个大写的郁闷,说了一句话就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像个炸了毛的小狮子。他不由得有些意外地愉悦,便揉了揉小少年略略翘起的头发。“好,欢迎来找哥。”

“别碰我们少天!”魏琛还是一如既往地护犊子和一如既往地对叶修的人品非常质疑。

 

 

从那以后黄少天算是记住了这句话,找尽机会和叶修打架,甚至偶尔会偷偷溜到嘉世那边去。黄少天是个和谁都能打成一片的性子,叶修则是个随性的人,一来二去他们也迅速地熟稔起来。而小少年也一路成长蜕变,每次见面时都变得更强。在一次蓝雨围剿丛林长冠鸟的任务中他因用一道极为漂亮的银光落刃破开长冠鸟的阵型而一战成名,得称“剑圣”。而那一次任务也真正奠定了蓝雨在所有的赏金猎人组织中的地位——说到底,当年的蓝雨还是有些弱势。魏琛早已有些力不从心,而新的接班人还并不成熟。那一战之后,蓝雨的重心算是真正转移到黄少天身上了。

 

 

随着蓝雨的成长同时的,是嘉世内部的矛盾日益激化。尤其是当叶修亲自带人出任务的时候更加明显。他们有意排挤有斗神之称的人,任务过程中也经常恶意放空叶修,自己单独行动。于是外界对于叶修便颇有微辞。不过也怪不得外人说道,人心不齐确实导致有些时候战力下降,有了疏漏。而外人又看不到真正的战斗,只会猜测叶修怕不是要江郎才尽。

 

而这些谣言正是落了嘉世另一部分人的心思。他们早就不满于在一个人的光环下。本应是像军队一样铁板一块,谁也不突出也不落后,外人想到嘉世想到的是这是个战斗力极强的兵团。可在叶修意外出名后他们仿佛就变成了一人军团,斗神的名号甚至比嘉世还要响亮。

 

这也怨不得叶修,他们知道,可要想让嘉世真正显出一支军队的力量,必须削弱叶修的影响力。至于其中种种,也只能委屈他了。而叶修正是个懒散性子,没彻底做出什么来他也就不闻不问。

 

 

谣言是愈传愈烈,终于让剑圣听见了。是以前几天他又亲自跑去找叶修,亲自去问他他最近怎么回事。叶修看着自己对面的人,已然从小少年长成眉清目朗的青年,依旧极亮的双眸正认真地看着自己。叶修竟是怔住了,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平心而论,他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在意,那些人的心思也能略猜出七八分。他只是懒得去管这些和任务无关紧要的事情。所以当黄少天一反常态地没有说些杂七杂八的垃圾话,极为认真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叶修能看出来青年眼中极为明显的担忧,显然是真的觉得自己出了什么生理或心理状况。他不愿让青年担心他,不愿让那双澄澈的眼睛知道这些事情。想来也嘉世也没什么真正的大动作,他觉得没有必要让黄少天知道这些为好。

 

于是叶修揉了揉鼻子,有点心虚地告诉对方自己不过是最近任务太多有些累了,推点活多休息几天就好了。他平时就懒得遇事,常常拿一套说辞糊弄他人。此时黄少天并不是很了解他的情况,便也将信将疑地被糊弄了过去。

 

“老叶你一定要多休息休息,身体养好了才是最重要的。我看着能不能去微草让王杰希给你开几服药来。晚上也别老熬夜了,更别抽烟了,对身体都不好...老叶,你一定要好好的,我等你回来。”

 

黄少天溜走前,留给叶修这么一句话和微红的眼圈。

 

 

而叶修站在原地,却是动也动不了。那句话里包含的深厚的情感一下子击中了他。他之前从未想过会有一个人这样关心他,在乎他。他感觉自己要溺毙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至少黄少天被他一顿话哄走了。剩下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叶修原本是这样设想的。

 

 

可他没有想到,嘉世变卦变得这么快,还不到一周就决定彻底灭了他。在预感到什么的时候他匆忙逃了出来,一路被追杀也无心顾念其他。一身衣服被撕得破烂,大大小小的伤口一动就疼,甚至有些伤口还未结痂。他没了却邪,只剩下自己偷藏的一把千机伞,在几场战斗里几乎也要散架。

 

 

然后他就遇见了黄少天。

 


tbc.

鼓起勇气 @楼徙 太太_(:з」∠)_

那篇圣诞贺文真是甜死了!超级带感!尤其是少天r叫老叶阿sir的时候!!

于是画了个少天眼中审讯室的修修【私心给他加了根r烟23333

叶黄真是太太太太美好了!

随手摸雷狮
他真可爱w

混更一波

curciata是一定不会坑的
就是很忙_(:з」∠)_
更的慢了点
qwq

接上校园的脑洞

孙哲平是高中风纪委员,本来比老叶高一级,后来因为受伤休学一年变成和老叶同级。

鉴于老叶的嘲讽性格以及优等生惯有的懒散,天天和他互怼。

少天r和乐乐一个班,属于都很能闹腾的类型。但偶尔会因为少年意气怼炸。

乐乐意外的不擅长运动,于是也就特别在意这点。

于是乎有天少天拿了朵小花花
“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看这朵花跟你刚才跑完步的脸色超级像哈哈哈!”
然后乐乐就炸了
“你以为你跑完步好到哪里去吗!!”

正好在校门口互怼的两个人赶上了高中放学。
老叶一下学就来接天天回家,正好看见了这一幕。
张佳乐是谁?那可是大孙的小朋友。
老叶刚刚因为逃了数学课被大孙逮到心虚着,此时自然是不敢惹乐乐的,于是想悄悄把少天拽走。

但天天肯定是不知道这一点的。
在他眼里,老叶那必须是校霸啊,谁都敢开嘴炮的。
所以孙哲平什么的,完全不怂好吗。
所以天天不但不想走,还想让老叶一起加入垃圾话联盟。

【此处心疼我乐一秒

于是大孙就来了。静静地站在后面看着乐乐。

【接下来你们猜23333
不加背景是因为懒得画而且选色弱_(:з」∠)_

高中叶x初中天

校园的一个脑洞233

每天放学老叶就来接天天回家
【回谁家?当然是他们的家了啊【并不

ˉ每次你到天台上抽烟
  我都会担心
  你再也不会回来了

ˉ可你怎么能走呢
  你可是兴欣的队长

总觉得老叶随时随地都会消失啊
害怕极了
怕老叶哪天就撑不下去了

说到底,我依然不知道他的热爱为何笃定如初